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零九回 两朝公主哪家女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朱瑶又一鞭扫来,楚天河颈上险些又中一鞭,当即闪身避过,挥剑急上,将剑尖依着对方的鞭势所向,顺势而为,内力透处,呛呛几声,金鞭末端牢牢缠附在剑尖之上,手上微微运力回夺。

    朱瑶本在心中悲凄欲绝,陡闻楚天河说出“你非大梁公主”这样的话,心里一呆,登时有些儿茫然自失。眼见楚天河缠住软鞭,便也只下意识握紧鞭柄,并不奋力抽打回夺,转眄流精的一双明眸,只呆呆瞧着楚天河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河见她执鞭怔在那里,知她一时不会再使蛮,当下自软鞭之间缓缓抽回长剑,说道:“公主,您且听我说,您是李唐之后,真正的大唐公主!”

    朱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双眸张大,紧紧盯着楚天河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楚天河躬身为礼,继而平身一脸诚朴道:“公主您别心急,待属下原原本本,将事情说与你听,可好?”

    朱瑶心中既感震惊,又殊喜慰,第一个念头只想:“岂难道上天眷顾,我与影哥哥……我与影哥哥好事多磨,有情人终成眷属!”当即点了点头,手指萧影等人道:“你先叫他们停手!”

    楚天河向那边瞧了一眼,神色微微有些儿失望,轻声叹了口气,当即起手示意道:“大伙退下!”

    说也蹊跷,五人武功或高于楚天河,或与之在伯仲之间,却是极遵号令。楚天河话声方落,五人早已晃身飘退,在数丈开外分别守住五个方位,以防萧影逃脱。

    萧影心中不胜惊喜,眼见五个蒙面高手退开,当即亦不进击,只足尖微一点地,整个人倏然来到朱瑶身前,两相悲喜交集,嘴里均自叫得一声:“瑶儿!”“影哥哥!”一时情不自禁,紧紧相拥而泣。

    楚天河站在旁边,看着两人热泪相拥,心里颇起怨责之意,干咳一声道:“公主身为大唐皇室后裔,何等尊贵之身,岂能与如此卑贱之人肌体相拥!”

    朱瑶放开萧影,抽身自立,喜目仍然瞧着萧影,嫣然道:“影哥哥是天神,是仙尊,可不许你瞎乱说话!”

    楚天河恭谨道:“公主您可不能忘了,朱温乃弑君篡位的乱臣贼子。你是不知道,您父皇昭宗皇帝,当年是如何受尽屈辱而死。”

    朱瑶陡闻这话,心里猛然一惊,回过神来,虽觉这事简直有些儿天方夜谭,还是一本正经道:“你说我父皇,他便是唐昭宗李晔?”

    楚天河点点头,一副十分肯定的样子道:“正是!”

    朱瑶道:“你说这事,有何根由?”

    楚天河略一回思,悠然道:“属下本为一介布衣草莽。龙纪元年,先皇昭宗即位,广募四方英才,在下应诏而来,幸蒙皇上器重,委我重任,遣往朱温府中做内应。楚某父母双双为朱温所杀,一来深感皇上的知遇之恩,二来楚家实与朱温有着深仇大恨。此番化名李剑,来到朱府,当真是天可怜见,让我得能手刃大仇!”

    朱瑶惊道:“原来他……他是你所杀?”

    楚天河知道她嘴里所说的“他”,指的正是朱温,当下道:“那倒没有。我当时武功已然大成,心想区区一个朱温,岂又在话下。不料那厮手下着实有不少高手,我又被他安置到夫人李惠下面做事,不得方便,这事前面也已说过。那年李惠产下萧小……萧影,而大唐江山又是岌岌可危,朱温篡位野心昭然若揭。某思量再三,本想将萧影杀死,而后从皇上子嗣中抱得一子,前来替换,一来以防朱老贼篡位之时,对皇室宗亲赶尽杀绝,二来在朱温身畔留下李唐血脉,以图日后东山再起,光复大唐江山。”

    话方说完,拍掌叫好之声,登时响彻寺院上空。

    有人高声赞道:“楚大侠果然有勇有谋,这样的计策,当真妙不可言!”

    当场称赞之声大作。

    彩声稍歇,朱瑶又道:“后来……后来怎地又把我换过去了?”

    楚天河叹道:“此计虽妙,却只能在初生婴孩,且又是同一性别中进行调包。初生婴孩面目瞧起来多无分别,不易识破,此节一说大家便知;至于不同性别,自不用楚某多说,瞎眼人都能识破。咳,只可惜那时宫中,并无初生男婴,否则这个朱小贼,那时便代替他妹妹,早已归天!”

    萧影与朱瑶得有现下,心中比吃蜂蜜还甜,又知朱温所做坏事实在太多,致有今日恶名天下,是以耳听楚天河喝骂,心中快活之下,也不与他针锋相对,只道:“你说事便说事,却无须这般恶语伤人!”
<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