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九十一 穿行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乱的吗?

    印军步兵虽然丢下阵地跑了,但阵地前的炮火拦截并没有停止,尖锐的呼啸声中,炮弹爆炸的闪光连续不断,大地在微微地颤动着。

    通过炮弹爆炸的闪光,许岩看到成群结队的黑影穿过了连绵的炮火墙,穿过了地雷和铁丝网的拦截,出现在印军的阵地上。黑暗中影影绰绰,无数绿幽幽的眼睛犹如来自幽冥的鬼火。

    魔物也发现了许岩。黑暗中,一个漆黑身影带着劲风疾扑而来,腥风扑鼻!

    许岩眼中寒芒一闪,手上剑芒一吐,白光一闪,只见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空中绽放了一朵血花,魔物干脆利索地被剑芒斩掉了头颅,“啪”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许岩看着脚下的魔物,微微蹙眉: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怪物。它有着黑色的皮肤,外皮光滑,样貌有点像猫,但它背上长着一张硕大的裂口,裂口边上长着密密麻麻的细小牙齿,裂口的边缘还在渗透着白色的黏液,看起来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“自己上次进箱根游历的时候,并没有见过这种魔物,这应该是从魔界新过来的魔物吧。”

    想到每时每刻,无数的怪物正通过时空缝隙源源不断地从魔界来到地球上,许岩顿时心情黯淡。但这时候,他已没空暇多想了,黑暗中劲风阵阵,魔物正从四面八方向他围扑而来,腥风扑鼻。

    好在历经多番战事,许岩已不是当初手忙脚乱的小菜鸟了。虽然一片黑暗,但在筑基期修士的感应下,这种环境对许岩来说和白昼已经没什么两样了,他能清晰地掌握扑近的每一头魔物,手中好整以暇地放出剑芒。

    “嗤~~嗤~~嗤~~嗤~~”

    尖利的密集破风声中,剑芒的寒光在黑夜的雪地上绽放,在无坚不摧的剑芒面前,大批魔物如纸片一般被撕裂和切割,污秽的血液、肢体和内脏到处飞溅,纷纷扬扬地在白色的雪地上洒了一地,血红乌黑的一片。

    剑气纵横如风,魔物殒命如雨!纷扬的大雪中,许岩按剑前行,一往无前,一头又一头魔物在剑芒下被粉碎、被撕裂,那数以百计的魔物,竟然不能阻碍他的步伐丝毫!

    许岩一人一剑快速前行,所到之处便是一片腥风血雨,在他身前,是汹涌如潮的魔物群,在他身后,则是大片的尸骸和鲜血。

    一路走过来杀得痛快,许岩很想放声高歌,他很庆幸当初自己选择了剑修,心想:“可能法修也有很强大的力量,但哪有这种‘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’的豪气和潇洒?”

    十来分钟功夫,许岩沿着空荡荡的印军阵地走出一公里多,边走边杀,沿途的魔物统统杀了个干净。这时,他看到远处重新又出现了探照灯的光亮,看到了阵地上方飘扬的旭日旗,听到了阵地上的枪声和人声——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走完了整段弃守的印军阵地,已经接近了日本自卫队负责的阵地了。

    看到前方日军的阵地依然保持着正常,许岩松了口气,停下了脚步:“一个营的印军逃跑,放弃防守的阵地缺口只有一公里。由自己来防御这一公里的防线,清除渗透进来的魔物,应该还是可以办到的,应该能坚持到援军抵达。”

    既然前面日军的防线依然正常,那就没必要过去了。许岩正待回转,但这时,忽然他眼前一亮,强光刺眼得睁不开眼睛:原来,远处的日军已经发现了他,阵地上的探照灯光柱笔直地照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用高强度探照灯照人,放在平时,这种行为肯定是十分无礼的,但放在战争时候,却是无可厚非的正常举动,许岩倒也不生气——换了自己,黑夜中跟怪物战斗正酣时候,忽然从旁边阵地上跑了个活的东西过来,自卫队只是用探照灯照而没有直截拿机枪来怼自己,这已经算他们很克制了。

    在探照灯下,许岩并没有躲闪,他只是举起了手遮住眼,用英文喊道:“是自卫队吗?我是中国军顾问团的,过来联络的!”

    许岩一连喊了两次,日军显然是听明白了。过了一阵,自卫队的阵地上响起了扩音喇叭的声音,有人用英文喊道:“举起手,慢慢地走过来!”

    许岩听命地走过去,那探照灯一直跟着照着他。直到他走近了阵地,几名自卫队士兵才从阵地后走了出来,他们端着自动步枪,小心翼翼地走近许岩。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日本兵很紧张,许岩很担心他们会手指一扣就开枪了——虽然许岩已套上了保护罩,但被近距离被射击,灵气罩的损耗也是很大的,平白无故这样损耗,许岩确实不愿意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主动开口,用英文喊话道:“不必紧张,我不是怪物,我是中国军军事顾问团第二步兵营的军官,过来联络你们的。。。你们是哪支部队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许岩一边拿出了军官证,高高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许岩能说人类的语言,还出示了军官证,日军士兵都松了口气。有个带头的军人回过头做了个手势,喊了一声,照在许岩身上的探照灯光柱移开了。

    这名自卫队军人用口音很重的英文说道:“我们是自卫队第三师的第二步兵联队的第九机动连队,我是小队长左村春日少尉。中国军先生,印度人已经逃——呃,擅自撤退了,这一段阵地已经失守了,这里到处都是怪物,请问中国军先生,你是怎么穿过他们的阵地过来的?”

    许岩平静地说:“中国军刚刚已清除这段阵地上的怪物了。。。防线暂时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左村少尉和两名士兵都显得很惊讶,他们纷纷出声:“怪物被清除了?可是,我们并未听到枪声和战斗的声音啊!你们是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刚刚还在这里的怪物,它们确实消失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怪物确实不见了。。。请问,是你们中国军要负责印度人的防线吗?”

    许岩点头:“正是。我们也发现了印军撤退的事,已报告了指挥部,增援部队很快会过来补防。在援军抵达之前,我们会接管这地段的防务。所以,请你们放心,不必惊慌,你们的侧翼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”听到中国军会过来补防,日本军人如释重负。左村少尉嚷道:“该死的印度人,他们简直就是狗屎!他们居然敢就这样逃了,这是要害死我们啊!我们的侧翼被怪物攻击,也准备要撤退了,幸好你们过来接管了阵地。。。对了,请问你们是中国军的哪支部队?”

    听到左村少尉的回答,许岩暗暗庆幸,好在自己来得及时,不然这一段的自卫队也要撤退了,防线的缺口会越来越大的。他随口答道:“我来自中国军军事顾问团二营一连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有一个步兵连,居然要负责这么长的防线?”左村少尉很吃惊,他说:“原来驻守在这里的印度人,他们可是整整一个步兵营啊!你们只安排了一个连。。。这不会太勉强了吧?”

    其实不是一个步兵连,而是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说出来实在太骇人听闻,许岩生怕说出实话来,反而把这个日军连给吓跑了,所以,他只能含糊说:“因为事态紧急,我们只能抽出一个连来了。不过请放心,不会有问题的,我们一定会坚持到援军到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许岩这么说,日本军官和士兵顿时肃然起敬。左村少尉和两名士兵都是拄枪在地,深深地鞠了一躬,充满敬意地说:“不愧是中国军,真是了不起!跟你们比起来,印度人简直就是狗屎了。请问,你们接手阵地,需要协助吗?需要我们协防部分阵地吗?”

    眼前的日军只有一个连,他们能抽出来支持自己的兵力顶多也就三十来个人,对于一公里多的防线,这点兵力不过是杯水车薪,自己还得操心他们的安全,反倒是个拖累。

    所以,许岩干脆利索地回绝了:“左春少尉,不必客气了。请你们坚守原来的阵地就好,这边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嗨依!中国军先生,请您放心!只要你们能守住,我们也绝不会撤退的!”

    远处炮火轰隆,枪声连绵,这显然不是聊天客套的时候。许岩和这几名日军匆匆告别,转身归去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