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四八章 生路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张四教自从十六岁出门经商,成为蒲州张氏在商场上的领军人物以来,大多数时候无往不利,因此他从来没有料到,自己会被人针对,于是吃了这样大的一个哑巴亏。哪怕他对张泰徵屡次受挫于汪孚林之手,几乎生出心魔,乱来一气给家里惹出了大麻烦非常不满,可从心底来说,他亲自出面去和汪孚林打交道的时候,仍然带着那么几分居高临下。

    蒲州张氏和松明山汪氏的发家历史差不多,一个是从沧盐起家,一个是从淮盐起家,往上数都不过几十年的历史,但汪氏这些年在商场上没什么了不得的人物,更多的是跟在程许两家身后做个小喽啰,再加上汪道昆已经致仕回乡,汪道贯不过是一介县令,汪孚林哪怕名声赫赫,可实质上却还是区区七品御史,所以张四教已经觉得自己非常重视对方了,没想到如今看来,他终究还是小觑了人。

    他哪里能想到,汪孚林明明已经答应媾和,又已经交上了弹劾冯保这个最大的投名状,可转手一刀对准张四维捅上来,照样又深又狠。如果仅仅是弹劾张四维也就罢了,他几乎可以断定,那冒充他声音,调动得张家团团转的人也是汪孚林指使,所以才能把刘守有牵扯进来,随即又一刀砍了刘守有!

    可那个冒充他声音的人……

    张四教拖着僵硬的脚站起身,却如同年少时对长兄的敬畏一样,不大敢抬头去看张四维的眼睛。果然,下一刻,他就只听到张四维开口问道:“你虽说在外抛头露面多年,但想来要把你的声音学得惟妙惟肖,绝对不是一日一天之功,你可有什么怀疑的人吗?”

    尽管很不想把那件昔年丑事给说出来,但如今这节骨眼上,张四教更担心的是对方如法炮制,届时他就算疲于奔命也必然难以提防。因此,他只能低声将刘英的事情说了,随即就声音苦涩地说道:“我只以为她坐的那条船在运河上翻了,人死了,回来报信的仆妇也是这么说的,可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之后的话,那就不用说了。张四维自从考中进士之后就一直在京城为官,只有入阁不成,却被殷士儋一招反击弄得狼狈归乡的时候乡居数年,可即便如此,对于弟弟当年那点家事,他还是颇为了解。因为父亲仍在,张家一直都没有分家,所以张四教带了个风月女子回家却被老太爷拒之门外,而后置之别宅,还曾经抱了个女儿回去,但最终没养住的事情,他都听说过。

    他一向最欣赏这个机智百出,却不得不沉沦商场的弟弟,此时不由得恨铁不成钢地骂道:“你怎么就这么糊涂!她的女儿要么给她养,带回家之后,如果没养活就实话实说告诉她,她要是受不了要寻死那就随便她去,可你却竟然拿着这么个子虚乌有的丫头一直蒙骗她,竟然还把她送出去做那种腌臜事情!这下可好,灭口不成,却把这么一个大祸患丢在外头!你之前还说你侄儿,我看你比他还糊涂!”

    张四教面色苍白地垂头听训,心中亦是悔恨难当。他最没有想到的,那个自己叫她做什么都百依百顺的女人,竟然会在劫后余生之后投靠汪孚林!要知道,那是一个毫无见识的花船女子,怎么知道汪孚林和家中有仇?怎么会宁可花费这么多曲折来找自己报仇?

    “大哥,只怕侄儿便是这流萤用诡计悄悄赚走,可家中上下却宣扬他已经死了,如今该怎么办?”见张四维只不作声,张四教咬了咬牙,这才又开口说道,“今日皇上去跪奉先殿的消息,已经满京城疯传了开来,你去伏阙却没有任何下文,只怕皇上在宫中已经全然落了下风,当此之际,是一条道走到黑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之后的话,他实在是说不出来。这时候要服软,就不是汪孚林肯不肯接受城下之盟的事情了——已经上了奏本弹劾的汪孚林绝对不可能收手,而且张四维领头伏阙的事都已经做出来了,那么就绝对不可能半途而废。可事情到了这地步,明日还能发动多少人?刘守有也已经丢了官,他还能四处去串联人吗?

    一贯果断的张四维也是平生第一次决断不下,思来想去,他就开口问道:“今日汪孚林在宫中盘桓许久,知道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家里焦头烂额,但张四教到底不是简单人物,兄长和那些官员在宫中伏阙,他一直都没有断了打听宫中之事,当即开口说道:“汪孚林据说在会极门交了弹劾大哥的奏本之后,就被慈宁宫太监李用给带去了乾清宫,应该是在那见到了两宫皇太后以及张居正。而后,李用带着他去了慈宁宫,应该是见了皇上。但他在两边具体说了些什么,却无人得知。而他在出来之后,原本要从午门出宫的,却又折返回会极门,交了弹劾刘守有的奏本,这才回了都察院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行动轨迹清晰明了,张四维细细琢磨下来,眉头却渐渐拧成了一个结。

    “汪孚林居然去见了皇上……只怕今天家里出的事情,便是一石二鸟之计。大郎是我的长子,皇上也是慈圣老娘娘的长子,如果皇上听到了我家中之事,汪孚林再挑唆几句,他只怕就会在心里给我打上不慈这个印记!要想翻身,除非我能把舆论翻过来,能把皇上从奉先殿里接出来,能把慈宁宫压下去、”

    张四教听到一石二鸟两个字时,心里便咯噔一下,等听到张四维道出这唯一一条生路,他更是觉得脑际轰然巨响。

    如果有刘守有在,这件事只怕还有可能,可如今厂卫全都在对方之手,他们已经是砧板上的鱼,还有翻盘的余地吗?

    “皇上和两宫皇太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可打探明白了?”

    汪孚林都能有姜淮传递消息,张四维好歹当了这么多年的京官,哪怕没有教习过内书堂,但宫中当然也有相应的渠道,再加上李太后仿佛忘记了封锁消息,张四教自然把太后和皇帝之间的冲突打探得八九不离十——当然,皇帝指责亲生母亲红杏出墙这种事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